百度已收录
  • 凌晨两点,夜色始终不见一丝光点。
  • 空气中弥漫着燥热,喘不过气,耳鸣又在逐渐加重。不知 是飞虫,在耳边又多一层鸣叫。服务器风扇的转动声如哀嚎一般,一遍又一遍将我从入眠的边缘唤回,彻夜难眠。像是在传达什么,又仅仅只似蜂鸣。
  • 我问自己,我听到了什么?
  • 我回答我自己,我听不到。
  • 不对,是我听不懂。
  • 蜷缩在角落,愚钝的转起好似生锈般大脑,一遍又一遍的检索着所学习过的一切,除了些杂七杂八毫无用途的、又不该称之为“知识”的知识,只剩下零碎的“认知”。
  • 我愣住了,像卡带般————
  • 愣住了。
  • 我感觉到一切寂静下来,除了风扇声还在嗡嗡作响。
  • “我听不懂?”
  • 我一遍又一遍的质问自己,一遍又一遍的检索大脑中的内容。
  • 学习了两年计算机,我竟听不懂这风扇的转动声。
  • 再确认了一遍,我确实是听不懂。
  • 本该轻松应对的风扇声,在我听来确是蜂鸣。
  • 本该能听懂的,为什么我听不懂?
  • 我思索起来。
  • 在脑中突然闪过一丝回忆:PS课考试,问任课教师提交要上传PSD还是PNG,竟告诉我“说人能听懂的话”。我无奈,却又感觉迷惑。“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。”,我一直认为我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,认为世上本该无鬼,但是当它说出这般“话”时,我内心竟有些动摇,我又听不懂了。
  • 夜里的两点,格外燥热,凝固的空气,又流动起来了,但我终究是没听懂风扇在哀嚎什么。
  • 我学习着并非我选择的课程,听着并非我能听懂的话。
  • 黑暗始终笼罩着一切。
  • 渐渐地,听不到了。
  • 一切都无所谓吧,在这个嘈杂的环境里,风扇声不过是常态。